_20190727_193338.JPG

夜幕低垂時,漫步於新勢公園,看翠堤橋樹影幢幢,聽老街溪水聲淙淙,不知怎的突然「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回家後寫成此文,換得一夜好眠。

之一
想角逐2020總統的柯P,為了挽救下滑民調,接受聯訪時批韓打蔡,尖酸刻薄的說︰「只剩草包跟菜包可選,台灣實在是糟糕。」
近日私菸闖機場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他又酸︰「一開始蔡總統撿到槍,所以一對一會贏,最近撿到菸,民調又輸了!」
對韓的揶揄更不客氣︰「他讀的書,只夠做北農總經理,當國家總統還差很遠。」
這些瘋言瘋語,據說讓他的網路聲量再度竄起,可是這種調調,我老人家看了,總會想到一則笑話。

明朝時,有個名叫陳全的人,他以滑稽搞笑著稱,有一天誤闖禁地,被宮中太監逮個正著,他馬上跪地求饒。
太監說︰「聽說你很會講笑話,你講個一字笑話,能把我逗笑,就放你走。」
陳全說︰「屁﹗」
太監問︰「這什麼意思?」
陳全說︰「放也由公公,不放也公公。」太監忍不住大笑起來,放了陳全。
屁話之用,大矣﹗難怪有人樂此不疲,屁話連連。

之二
觀看DPPKMP總統初選政見發表會,各候選人揖讓而升其爭也君子的畫面,真的很有趣。人前手牽手,背後下毒手,虛偽矯情到了極致。電視機前,高言讜論,捨我其誰,有人自比素還真,有人說自己是張無忌,有人說出外我是喬峰、回家是郭靖在我看來他們都是竹子,表面上是高風亮節的謙謙君子,其實是詩人說的︰「竹似偽君子,外堅卻中空;根細善鑽穴,腰柔慣鞠躬;成群能蔽日,獨立不禁風」鑽營拍馬打躬作揖,求爺告奶拉幫結派,靠著fans搖旗吶喊遮天蔽日,睥睨群雄不可一世唉﹗這不是竹子是什麼,難道是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
高喊發大財的,把歐陽修的《朋黨論》再讀一遍吧(搞不好從來沒讀過)︰「然臣謂小人無朋,惟君子則有之。其故何哉?小人所好者祿利也,所貪者財貨也。當其同利之時,暫相黨引以爲朋者,僞也;及其見利而爭先,或利盡而交疏,則反相賊害,雖其兄弟親戚,不能自保。故臣謂小人無朋,其暫爲朋者,僞也。」
中國幾千年歷史,朋黨屢禁不止。最終形成黨爭,至於亡國。台灣人民,以史為鑑啊﹗

之三
每次在7-11看到xx時報頭版吹捧xxx的新聞,就會想到袁世凱罵袁克定「孽子!欺父誤國」的故事。
袁世凱當上大總統後,有了復辟稱帝的野心。但他知道,得民心才能得天下,所以猶豫不決,想探看輿論風向及其它國家的反應再定奪。
當時〈順天時報〉發行量很大,袁大總統每天必讀。
袁克定為了促成老頭子稱帝,以圓自己的太子夢,糾合一撮人每天偽造一份假的〈順天時報〉,專門刊登一些鼓吹帝制、擁護袁大總統做皇帝的消息,每天派專人送給袁世凱看。
從此,袁世凱聽不到反對帝制的聲音。1916年元旦,袁世凱「順天應人」登基稱帝。1916322日,袁被迫宣布取消帝制,皇帝只當了二個多月。更慘的是,191666日,在全國人民的唾罵聲中重病去逝。
台灣的某些媒體,不也天天都幹著袁克定的勾當,既造神又造假﹗
于右任於清末民初創辦〈神州日報〉,他在發刊詞中說︰「決定辦報是因為當時的報紙,一、無的放矢,黑白混淆;二、以訛傳訛,不求事實;三、瑣事連篇,虛佔篇幅;四、因私忘公,評判失據。」100多年過去了,台灣媒體仍是當年那般不堪﹗如火如荼毫不遮掩的假藉新聞自由之名汙衊非我族類,煽惑同溫層激情動員﹗

有志於大位者,您憑什麼選總統?酸言酸語搏版面﹗拉幫結派搞聲勢﹗造神造假騙選票﹗果真如此,我還真想這樣結束本文︰「把《七殺碑》的七個『殺』改成『幹』吧。」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