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379.JPG  
師大附中137班同學會

寫 blog、玩facebook後,許多老同學在網路上重逢。透過E-mail,失聯幾十年的同學又再互通有無;信件往返中,最有趣的一件事是,互虧對方求學時的糗事、鳥樣、甚至敗跡劣行
同學的一句話,往往讓生命中的某一場景,突然鮮活起來,或者讓你看到攬鏡自照時看不到的自己。以下是高中同學寫的幾段文字:

Pietree is much better looking compare with 45 years ago     阿川
I almost couldn't reconize Pietree due to the
痘痘's are gone   Gg
高中時最欣賞Pietree的那筆龍飛鳳舞的字。                   章蓋
我印象中的
Pietree ---略黑的皮膚,稍白的牙齒,燦爛的笑容,傲人的小捲髮   小虹
Pietree
:拜讀大作,了解你從鄉下來台北這萬花筒唸書,規規矩矩,不受汙染,真不容易。我們當時只有看到台北,目光短淺。你十五歲以前,沒來過台北,很難想像。Since we came from two different backgrounddidn't know each other much    阿川

每段話,都像一片拼圖,幫你拼出完整的自己。

網路之外,同學會也提供了大量的失落拼圖。

13.jpg

2011/10/19 師大生物系60級同學,在臺北公務人力發展中心恬園餐廳,舉行今年的第二次同學會。許多「老」面孔,是上次沒出現的。
Ernie
是我最想見到的了。高中同校、住同一寢室、大學同班。40年不見,相逢一笑,來個抱抱。濃黑的捲髮沒有了,眼神依然炯炯。攬背一抱時,我發現,他禿亮的前額,映照著我兩鬢的花白。「人生如春華,美好知幾時」啊!
住台北學苑,我睡上舖、他在下舖,窮人家的孩子常因被薄身冷,睡不著覺;我常乘他k書時,躲進他厚軟的被窩取暖。「一被之恩」,莫齒難忘喔!

Jenntu,班上的帥哥。風流倜儻,辯才無礙。歲月雖使他姿色稍遜,但依然英姿勃發!看著他,我當年靦腆、沒自信、庄腳囝仔的傻愣模樣,又浮上心頭。

Hhwang,已在系裡當老師了。大一從國文系轉到生物系時,她寫的詩,常被貼在公告欄上。不知她吟詩作對,夜觀星星的情懷,是否依舊?反觀自己,退伍後一把火燒掉生化、遺傳筆記,棄理從文,改唸教育研究所。「人生如春蠶,作繭自纏縛,一朝眉羽成,鑽破亦在我」,其此之謂?

嘴笑眼笑的Zhong Xiu Ping,若在路上碰頭,即使對看10分鐘,你也認不出來。當年的窈窕淑女,早已轉型為福態貴婦了!她退休後,補習班兼課、唱卡拉ok、照顧女兒的女兒日子過得忙碌而充實。而我55歲以後的人生,亦不遑多讓。精采的片段化成95部短片、142篇文章,放在YouTubePixnet,與親友分享。

可惜的是,有些同學因身體欠安,未能與會。佛家說成住壞空,四劫循環。六十多歲,已經有人步入壞劫,想起來真的可怕。生命是一驚,然後華髮。誰留得住每秒公轉10萬公里的逝水年華啊!

對於失聯的同學,我有深情的懸念。帶著厚重近視鏡片的大四班長蔣平旦,大學就有單眼相機玩的劉正文,植物分類高手陳世輝您在何方?好想見您一面。知否?相見一回一回老,相見一回一回少。

宋俊傑醫師,真不好意思,又讓您買單。盛情隆誼,齒頰難忘。謹以軼事一則,表達秀才人情之雅意。

盛田昭夫請朋友吃飯,賓主盡歡之後,到櫃檯結帳。朋友見他付錢時喃喃自語,甚異。離開餐廳就問他,剛才你說什麼?他說:「我跟錢說,錢啊!我是為了招待好友,才讓你離我而去,你一定要記得回來喔!」
俊傑兄,高興是您的好友,更祝福您像SONY董事長盛田昭夫一樣,每天門一開,鈔票滾滾而來。

生命,留給我們的只有記憶,而記憶卻像手捧流沙,快速的從指縫中流失。鍵盤前敲敲打打,為的是刻劃幾片拼圖,留予它年說夢痕。

瀏覽同學會照片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6743826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