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255a  

女兒說昨晚被我的驚叫聲嚇醒。
到底是多大的叫聲?睡在1F的我可以把2F的她吵醒。
應該是作惡夢吧,可是起床後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余光中《老來多夢》:
…   …   …
凡我所愛的面孔或景觀
母親的慈顏,童年的玩伴
嘉陵江邊古陋的小城
江南運河多橋的水鄉
始終都不肯為我入夢來
醒時的苦念夢中不補償
如牛鬼而蛇神,雞零而狗碎
出沒無常來祟入夢鄉
追記,卻從來說不清楚
只覺得幻境咄咄逼人
一翻身便忘了,再翻身
魚肚已經翻出了黎明,正如
走私的珠寶無論多琳琅
卻難過嚴關的邊境

我的夢,常在清晨四、五點,半睡半醒時。那似醒非醒的睡眠狀態,夢起來總弄得我疲憊不堪;尤其是鬼壓床時的牛鬼蛇神,常嚇得我咿啊亂吼,要靠老婆用力推醒,終止幻境。
而陳黎《大風歌》寫的情境也常入夢:
…   …   …
仍有老師考你的試
仍有小鬼抓你的錯
仍有教官,輔導長,糾察隊砥礪你的品行
考核你的正直

我要加一行:仍有教務主任,校長盯著你的教學。
讀書教學幾十年,當學生為人師的不愉快記憶竟也成了驚魂惡夢的源頭!

但如果是1/3夢,2/3醒,情境會有點兒不同。此時最有趣的狀況是:「文思泉湧」。
白天寫不出的文章,此刻腦中卻飛逝著華麗詞藻,浩浩湯湯的行其所當行,止於所當止。醒來即使僅記得一鱗半爪,也能提供不少的元素供我發揮,這莫非就是古人說的:「凡人白晝營營,性靈汩沒;唯睡時一念不生,元神明澈,胸中所讀之書,字字皆吐光芒,自百竅而出,其狀縹緲繽紛,燦如錦繡。」

, ,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