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三歲以前,如果有人問我你外公長甚麼樣子,我真的說不上來,因為唸國小時我總是矇矇懂懂的,腦子裡留下的生活記憶十分有限。上了初、高中,也只有過年時跟著媽媽回娘家,才有機會見到外公。但母親生育了十一個子女,不見得每年都輪得到我去外婆家,所以能三兩年見一次外公,就屬不易了;也因此,印象中外公的模樣是模糊的。
民國五十七年,大哥結婚。開了頭以後,兄弟姊妹陸陸續續男婚女嫁。相簿裡母系家族成員的照片,也越來越多。我印象最深刻的二張是:外公與大哥、父親的合照。

m152.jpg
照片中的外公身軀清瘦、腰桿直挺、眼神炯炯,生於民前八年的他,在我腦海裡終於有了清晰的影像!

m11.jpg
父親向外公敬酒,外公舉杯回應,「因何歡聚已難考,岳婿暢飲共此時」,不論從取景角度或瞬間表情的掌握來看,都是一張成功的拍攝,每次瀏覽,都覺得英挺之外,外公還蘊藏著溫文儒雅的內涵。

DSCN16411.jpg

照片 074.jpg
民國八十八年,我從教育界退休,九十二年,開始學攝影與光碟製作。為了琢磨技巧,曾在關西新安堂與新竹古奇峰花園,替外公拍過照。鏡頭裡的外公是反應快、配合度高的拍攝對象。露齒而笑的溫馨誠摯、拿手機打電話的俏皮可愛、戴老花眼鏡看股票行情的專注神情每次按快門,都禁不住讚嘆:「太好了!」英挺儒雅的外公,在我的印象裡,又增添了聰明睿智的質地!

2003.7.13 0261.jpg
民國九十四年三月,我把收集到的外公照片,以《繪聲繪影》軟體製作成專輯,心想有空一定要帶著筆電到新安堂,播放給一百零二歲的他觀賞,然而天不從人願,我心目中的余氏家族精神領袖,竟在新竹東元醫院住了三天後,於六月十三日與世長辭。

外公雖已心無罣礙的往生淨土,但他的音容笑貌,都存在我的硬碟裡,永遠流傳。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