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498.JPG

彰化永靖四月天,艷陽高照,熱氣逼人。
成美文化園區,一樹一石、一牆一瓦、一棟房舍、一副門聯,在導覽口中,都有故事。講者用心,聽者專心,不知不覺竟曬得汗流浹背,心想偌大園區,怎麼竟無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可以遮涼﹗

DSC06503.JPG

從那兒回來都一個月了,打開當時拍的照片瀏覽,想起一句話,兩篇文章。

DSC06458.JPG

DSC06469.JPG

DSC06488.JPG

「樹矮、牆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
這是晚清老北京的一句俗話,看上去文縐縐,讀起來也順口,意思也很直白。總的來說,就是諷刺肚子裡沒有多少墨水,卻又附庸風雅的暴發戶。
樹是花錢移植來的,牆是新砌的,壁上掛的是捧場畫作,一點也沒有殷實世家的氣象。
大樹、老宅、古畫的恢宏氣派,不是一朝一夕就變得出來的。庭園裡盡是種些珍貴稀有、過度修剪的植株,彰顯的只是財大氣粗、燒鈔票炫富而已。

DSC06464.JPG

DSC06470.JPG

「院子裡的大樹」,是漢寶德先生在《不耐平凡》一書中的一篇文章。他說為了趕台中自然博物館開幕,不得已從它處遷來一些大樹,但是「我仍然在不顯眼的地方栽植了些小樹,讓它們自然的成長」。
費盡心思照顧了五、六年的大樹,終於有了健康的樣子。而在不重要的地方種下的小樹,卻生機蓬勃的蔚然成蔭。
他說:「慚愧!這幾年我何曾把心思放在小樹身上?而它們竟靠著自己的生命力,愉快的成長起來,趕上了它們的前輩…六年前,我為什麼想不到生命的力量如此美妙,卻把心思放在斵根斷枝的老樹呢?」
漢先生的結論是:「文化的發展是急不來的,急躁只能創造氣勢,不能培養生命...對於成長中的生命,時間並不會浪費。」

DSC06493.JPG

柳宗元「種樹郭橐駝傳」:
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富人爲觀遊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早實以蕃。他植者雖窺伺效慕,莫能如也。
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且孳也,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焉爾。」
郭橐駝說我並不能夠使樹木活得久、長得快,只不過是順從樹木的天性,讓它們按照自己的習性自然成長而已。
「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焉爾」,就把這句話送給頂新集團魏氏家族吧﹗

瀏覽更多照片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8684193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