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118.JPG

傅月庵︰《文學無用,不過一逗點》
世事一盤棋,人生一篇文章。既生而為人,棋不能不下,文章也不能不寫。日月如梭,一日一筆畫,一頁一行書,有人寫得工整端正,有人寫得歪歪斜斜。可無論如何,總得有個頓筆處,讓寫的人、讀的人都可停下來喘口氣。文學大約就是人生文章中的一個逗點,讓人呼吸之處。這一呼吸,不會讓你少走一步路,也很難讓你彎身撿到一文錢,說來無用,卻使得你的人生有了些轉圜空間,也許這一頓,便頓出新的想法,轉個彎,走出一片新天地了。
知識爆炸、網路飆速的時代,人無所逃遁於天地之間,張眼第一件事,開機;睡前最後一件事,關機﹗如果說著色畫、手寫字都是對電腦物件某種物極必返的反動徵候,我們對於文學當更有信心,即使水量小了些,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終就要出前村。文學不死,更無所謂凋零﹗

張瑞昌︰《人生一瞬,你有文友相伴嗎?》
吳念真與王定國兩位作家不僅是我的好友,更是我人生行路中極為重要的文友,能遇到這樣的作家朋友,無疑是一種感恩且感動的幸福

吳念真在《這些人,那些事》一書的敘寫道,「回憶是奇美的,因為有微笑的撫慰,也有淚水的滋潤。」他以「回憶」跟自己對戲,每篇故事經過時光篩濾、歲月淬鍊,成為在讀者心中迴盪的人間交響曲。
王定國說︰「如果小說是看他人,散文無疑就是找自己。找自己何其難,挖太深像自戀,挖太淺怕失真。」
「年輕時不知何謂散文反而好寫,三十年後拾起老筆寫初心,才發覺自己以前是天真浪漫打水漂,如今則是涉水過膝撿石頭,撿得回來是記憶,撿不回來像失憶

吳念真筆下的回憶,像一把開啟時光機的鑰匙;王定國打水漂與撿石頭之喻,更是神來之筆。而我在部落格寫的東西,類似中學時代的生活週記,記錄著自己的當下與過往,讀書札記、山海遊蹤、天倫樂事、人生感慨、生活瑣事點點滴滴寫呀寫的,不知不覺已來到第500篇,為了紀念這特別的數字,我摘錄傅月庵與張瑞昌在印刻文學(2016/9)的文章,來支撐自己退休後的心志︰「藉由書寫找到久違甚至可能陌生的自己,重新描繪許多原本以為失落、遺忘或殘缺的生命地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