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莫言的小說《紅蝗》,心裡有幾點感想︰

一、這八萬多字的中篇讀起來好吃力,不僅因為<食草家族>這本書的版面字小如蟻,還因莫言筆下的句子好多都長如竹竿。描述一個場景或事件,他總用華麗的詞藻堆砌譬喻。或許就如他自己說的︰「當我在寫一篇小說的時候,許多新的構思就像狗一樣在我的身後大聲喊叫。」靈感噴湧,下筆如風,他有若神明附體,自言自語。譬如︰
…天空多壯麗。自然多輝煌。塵世多溫暖。人生多蔥薑。鏗鏗鏘鏘,嗒嗒噹噹,冰雹持續不斷的掉下來,天地間充溢著歡樂的色彩和味道,充滿了金色的童年和藍色多瑙河。
又如︰
瘧疾滋味多︰冷來好似在冰上臥,熱來好似在蒸籠裡坐,顫來顫得牙關錯,痛來痛得天靈破,好一似寒去暑來死去活來真難過。

二、《紅蝗》從人物設置到敘述方式,都給人一種撲朔迷離、恍惚不定的雜亂感︰
四老媽、鋸鍋匠和紅衣媳婦慘死於五十年前,作品卻讓孫字輩的現代青年「我」,充當目擊者、見證人。於是,他們的死是出於「我」的思考、推斷、猜想,這種譫妄式的描寫有著非常強的荒誕性。 

三、一個王朝或一個家族衰落時,都是淫風熾烈。從滿嘴仁義道德,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四老爺、九老爺到在課堂上講「一夫一妻制」優越性而暗中卻和姑娘偷歡的教授,他們的虛偽是一脈相承的︰
扒灰盜嫂、父子反目、兄弟鬩牆、婦姑勃谿---表面上卻是仁義道德、親愛友善、嚴明方正、無欲無念。
人跟狗跟貓跟糞缸裡的蛆蟲跟牆縫裡的臭蟲並沒有本質的區別,人與動物的最大區別是:人類虛偽!

四、《紅蝗》打破了傳統的審美觀,引入獨特的審醜觀。 雖說天地有大美,但莫言提醒人們,醜更是無所不在,只要不閉著眼睛說瞎話,眼前就有,譬如大便︰
高密東北鄉這塊土地繁衍著一個排泄無臭大便的家族,食物粗超,大便成形 ,麥壟間隨時可見的大便如同一串串貼著標籤的香蕉。

五、《紅蝗》的結尾寫得好:
經年乾旱之後,往往產生蝗災。 蝗災每每伴隨兵亂,兵亂蝗災導致饑饉,饑饉伴隨瘟疫;饑饉和瘟疫使人殘酷無情,人吃人,人即非人,人非人,社會也就是非人的社會,人吃人的社會也就是吃人的社會。這樣的結語,頗有魯迅《狂人日記》的味道︰
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不過是人吃人、人壓人的紀錄,中國文明不過是安排給闊人享用的人肉筵宴,至於中國大地,也不過是人肉筵宴的廚房。掃蕩這些食人者,掀掉這筵席,毀壞這廚房,是現代青年的使命。

,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