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917.JPG

寫作是一種表達,一如牙牙學語,都得從模仿開始;閱讀是解碼,更是由模仿到創新的關鍵。「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先人早發現這個作文的訣竅,只可惜受到時代風氣影響,今人總以「看過等於掌握」的心態去搶讀新書,而不願一讀再讀,甚至朗讀、抄寫真正受用的經典,真可說是「拋棄自家無盡藏,沿門托缽效貧兒」了。
有了閱讀的習慣,閱讀的生命自會找到出路,一本接一本讀下去。讀多看多自然就會寫了,所謂「水到渠成」無非就是這麼回事。
歐陽脩對自己的寫作實踐,曾作過這樣精闢的總結:「為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有人好奇的問他,哪來這麼多的時間寫作,他說:「我平生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也就是利用馬上、枕上和廁上的時間來思考。」
試看今人在「車上、枕上、廁上」做甚麼?有志一同滑手機也。
文學或藝術之心,是一種自燃性的活動,家長師長能給的只是環境、溫度等,火焰得從他的心燃燒起來,創作才有可能。

----取材自september 2014 INK印刻文學生活誌 p156~15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羅仕坤
  • 拜讀,同感
  • 讀書以過目成誦為能,最是不濟事。眼中了了,心下匆匆,方寸無多,往來應接不暇,如看場中美色,一眼即過,與我何干也。千古過目成誦,孰有如孔子者乎?讀易至韋編三絕,不知繙閱過幾千百遍來,微言精義,愈探愈出,愈研愈入,愈往而不知其所窮。

    pietree0330 於 2016/02/27 20:1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