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2:30,電話響起:「爸,我好像要生了,已在前往醫院途中,麻煩你到我家照顧阿甄。」
沉睡中驚醒,慌亂中換裝,忐忑中出門。
35年開車經驗,幾十萬公里行車記錄,在熟悉的道路上,車竟開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只因心有懸念、惴惴不安。
進入4F臥房,3歲9個月的阿甄,獨自酣眠。放下擔心,陪著她睡,但我卻沒有半點睡意。30幾年前,女兒出生時的畫面一一浮現。老婆陣痛時的尖叫狂抓,掐得我皮破髮落;子宮頸開4指、5指、6指…9指、10指的等待,漫長得宛若末日前的煎熬,而這一切,輪到下一代承擔。
2:30AM,女兒竟又回來了,女婿說:「護士交代,回家再觀察。」
以為待到天亮,baby就出生了;事與願違,開車回家。隔著玻窗,看到下弦月高掛東方,內心竟有莫名的感動。我何曾半夜仍然在外遊蕩?天地寂寂,萬籟無聲,農曆下旬的彎月,與傍晚出現的上弦月,情境上截然不同。
6:30 AM,電話又來了,聽女兒說話口氣,就知她痛得厲害。急著趕過去,已醒過來的小屁孩,正驚天動地的哭著找媽媽。安撫她,費了我好大的勁,說謊拐騙,真還欠這個天份。
11:00 AM,女婿來電,小baby呱呱墜地了,3400公克,母子平安。
10多小時的折騰,老老少少都累了,欣慰的是,我又當外公了。
嬰兒的誕生,見證了世代的傳承,生命的源遠流長。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