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麗《天山》一書,寫的是八天七夜的天山之旅,內容不外是山高路遠,天青水碧,草原無際,林木蓊鬱,雪峯連綿,星空壯闊,種族多元,文化異同,與一般旅遊札記,無大差異。而書中的圖片,拍得也不是很精彩,有很多是立正站好的人物照片,但全書255頁我卻兩天看完,原因是喜歡她筆下的觸發功夫。
夏丏尊:「讀書貴有新得,作文貴有新味,最重要的是觸發的功夫。所謂觸發,就是由一件事感悟到其他事。」
趙教授寄情於景,透過山山水水,明明秀秀的揭示了生命的情懷,人生的高度。隨意摘錄片段,留予它年重溫餘蘊。

一、生命的旅程是動態的,若缺了一種遊戲的心情,少了一份對陌生世界的好奇與動機,則將漸漸失去對生命敏感的洞察力,對自己的直覺也不再信任。
二、每天我們所做的就是走路、休息、吃飯、分享、獨處以及和自然界的生靈對話,很放心也很舒心。把頭腦交給自己的心,把心交給大地,向內觀照自己,進入一段專注、空明自在、無所迷戀的情境。原來沒有手機和外界雜訊的干擾,和世界暫時遠離的時光可以如此單純美好,它為我們的心留下一片空白。
三、大山無為,它永遠是那麼沉默、安詳、自足,卻讓我們領悟,原來平靜,就是靈魂最深刻的釋放,他不單是一種愉悅的感覺,一種暫時的情境或心緒,而是我們存在的最佳狀態。
四、生活彷若快轉的影帶,來不及看清其中的意義,日復一日,我們把自己埋葬在喧囂狼狽地追逐中,獵取早已無虞的生存資源。生活,早已跨越生理層次的需求,但我們仍然對未來有著無法控制的恐慌與焦慮,擔心今日的富足,明日會化為泡影。貧窮年代,匱乏在我們心中種下的恐懼,並未在富裕的土壤中被連根清理拔除。
五、對土地景致的認識,必須以「慢觀」的心境踩踏,深入觸撫。否則所謂來此一遊的經驗,恐怕也不過是斷簡殘篇,難窺全貌。慢,是不想錯過和自己相遇。因為「有時我們走得太快,卻忘了上路的理由!」

遷徙是生物的本能,遷徙的基因在我們的身體裡,成為不定時發作的衝動。旅行,或許就是某種形式的遷徙,而《天山》作者想表達的是,能把身體的行走,提升至心靈的昇華,才是有情、有意、有趣的優質旅遊。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