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264  

節氣已入立秋,凝望著山櫻葉片的褐色斑點,看它由少而多,由點而面,覺得那像極了我手背上的老人斑。而原先一樹濃綠的山櫻,也慢慢轉為稀疏黃綠,神似我滿頭的青絲,隨著歲月流逝,如今只剩得稀稀落落的白髮。

DSC05259  

山櫻,台灣原生特有種,退休後親手栽種了十幾棵於屋旁;她每年都等不及春臨,便早早開花,因此有早櫻之名。我不僅愛其艷色,更愛她遮蔽成的樹蔭,不,綠色隧道。慢行其間,我常與山櫻及其周遭的生物對視,譬如和攀木蜥蜴玩躲貓貓,看蝸牛一步一步往上爬,牽著孫子的手尋找葉隙間的夏蟬,欺近白頭翁、綠繡眼藏身的枝頭,聽牠們歡欣歌唱而更可喜的是,也獲得牠們的回向。在其眼神中,我讀出攀木蜥蜴害羞畏怯綠繡眼謹小慎微白頭翁神經大條的訊息

李丁讚《慢走,與世界的親密對話》:
「對視,是兩個身體的交感共鳴。當我們兩隻眼睛凝視著另一個生命時,聽、視、味、嗅都一起加入視覺的行列,所有細胞都進入主動積極狀態。這時,身體轉化成一個和諧而激動的統一體,意識清晰,而且充滿能量。正是這種能量讓我們有能力進入另一個生命的內部,與之共感連結,更新生命力。」
「當雙腳不再慢行於土地,大地的花草木石,也就逐漸在生活中退隱。花草的綻放,石頭的生機,榕樹的生命秩序,與我們的共感連結一旦斷裂,生命不再有感動,生命力也失去更新。」
「高速公路興起,我們以一百公里的速度在上面奔馳,沒有紅綠燈,沒有交叉路口,也不必穿越市區;從台北到高雄,經過很多城鎮,但只能看見它輪廓,一種模糊的存在。街道、巷弄、人群、動物、植物都消失了,高速公路自成一個系統,與真實世界隔離。比高速公路更快的,還有飛機、高鐵、地鐵、電腦等。在飛機上不只人群、動物、植物不見了,大城、小鎮也都不見了。地球成了一個遠方的存在。高鐵比高速公路更快,停靠的站更少,外在世界更模糊。地鐵,外面只是漆黑一片。電腦,更是一個虛擬的世界。在一個高速的社會裡,人越來越生活在一個與世隔離的環境中。」
「當人與真實世界逐漸隔離,所面對的不再是大自然而是物質文明時,對視與共感就很難發生,人的生命能量會逐漸下降。所有的文明病都與此有關。」
慢行,是面對文明病的根本處方。
走吧,兩腿踩在土地,持續的走,不斷的走,去感受光的變化、水的流動,體會空氣的溫度,呼吸土地的芬芳,瞭解自然生態的精微奧妙,賦予行進間身旁的山川、田原、蟲魚、鳥獸新的看法,重新審視我存與它存的意義。這種人與自然親密關係的重建,會讓我們再度回到真實的世界,找回身心靈的健康。
「我見青山多嫵媚,諒青山見我應如是」,多麼經典的對視與共感!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