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843  

攝影這門藝術,是神做一半,人做一半。
斷霞橫空,月影在水,哲人冥思,佳人回眸,都是已有之景,已然之情,也就是神已做了一半;但是要捕永恆於剎那,擒光影於恰好,還有待把握相機的高手。當奇蹟發生,你得在場,你的追光寶盒得在手邊,一掏便出,像西部神槍手那樣。

鏡頭前的受攝人,有時也可以反客為主,有所貢獻的。端坐或肅立,正面而正色的人像,實在太常見了,為什麼不照側面或背影呢?因此我近年接受拍照,常望向遠處,等攝影師一聲叫「好!」,我就驀然回首,注視鏡頭;這樣,我的表情也好,姿勢也好,都是新的,即使笑容,也是初綻。在一切都來不及發呆之前,快門一閃,剎那早已成擒。

英國工黨要角班東尼有一句名言:「人生的遭遇,大半是片刻的歡樂換來終生的不安;攝影,卻是片刻的不安換來終生的歡樂。」難怪有那麼多發燒的攝影迷不斷的換相機,睜一眼、閉一眼,鎂光閃閃,快門刷刷;明知這世界不斷在逃走,卻千方百計要將它留住。

摘錄自余光中《誰能叫世界停止三秒?》

DSC00838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