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606  

邱老先生,年近80,雖癯瘦背僂,但精神抖擻,每日健行數公里;常與其相遇於途,結伴而行,閒話家常。
近日平鎮區鋒面籠罩,有間歇大雨。簷下聽雨,想起邱老的氣象俚語:

「早雨暗晴」---清晨下雨,傍晚會放晴。
「半晝水,落勿成;當水,兩頭晴;暗時水,透夜行」---不早不午下雨,下不了多久;正午下雨,晨昏兩頭都放晴;傍晚下雨,一夜到天明。
邱老幼年失學,識字不多,種茶種稻,勤苦一生。他的客家俚語,是從風吹雨打中體悟而來。「盛夏力作,汗滴禾土;窮冬曝露,冷冽筋骨」得來的智慧,怎可讓其失傳,故錄而誌之。

余光中,文壇宿耆,1948發表第一首詩至今,詩筆未嘗須臾停頓。陳芳明說他:「鎔鑄文字於股掌之間,鍛造生命於日精月華。」
詩人,學術巨塔裡的碩學鴻儒,聽到淅瀝雨聲,他以《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述懷:

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
樓上的燈問窗外的樹
窗外的樹問巷口的車
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
巷口的車問遠方的路
遠方的路問上游的橋
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
上游的橋問小時的傘
小時的傘問溼了的鞋
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
溼了的鞋問亂叫的蛙
亂叫的蛙問四周的霧
說些什麼呢,一夜的雨聲
四周的霧問樓上的燈
樓上的燈問燈下的人
燈下的人抬起頭來說
怎麼還沒停啊
從傳說落到了現代
從霏霏落到了澎湃
從屋簷落到了江海
問你啊,蠢蠢的青苔
一夜的雨聲說些什麼呢

邱老與詩人,一個是揮鋤翻土,靠天吃飯;一個是搖筆鍊句,煮字營生。情境上,一樣高貴;現實上,都是生活。

而我,立於簷下,只想吟誦蔣捷的《虞美人》:

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燭昏羅帳。
壯年聽雨客舟中,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而今聽雨僧廬下,鬢已星星也。
悲歡離合總無情,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DSC03297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