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風吹了一天一夜,吹得門窗咻咻作響,直到出現間歇大雨,才把飆風給鎮了下來。

「驟雨不終朝,飆風不終日」這句話,顯然和近日的天氣不符,倒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描述較接近事實。可是「數點雨聲風約住,朦朧淡月雲來去」又讓我心生困惑,究竟是風壓住了雨?還是雨約束了風?
隔著玻窗看春雨,想的竟是先有風?還是先有雨?會不會心緒太無聊!
看書吧,富蘭克林不是說:「雨天不讀書,其人可悲。」
取出2012以及2013的《台灣現代詩選》,隨意瀏覽。不少作品,令我眼睛為之一亮。抄錄三首,反覆誦讀;「霪雨霏霏,陰風怒號」造成的心頭陰霾,竟一掃而空。

 手機螢幕   侯吉諒

當大家都盯著手機螢幕
世界忽然變得觸手可及
只是從此也都目光如豆
數位之外的真實世界
陌生如異鄉國度

沒有距離的時代只是一則遙遠的傳說
明明我在你身邊
你的靈魂卻在超連結的網路中遊盪
迷失在謠言般不斷更新的資訊裡 

……    ……   …..

那些原本要說的曲曲折折隱密的心事
也只能在臉書上公開發表
讓太多輕易成為朋友的人分享
雲端上的某個伺服器如同上帝
會隨時提醒我任何訊息
福音般傳遞

而我最想認識的你
就在身邊,絲毫沒有察覺我的心事
只聚精會神地注視
不斷更新不斷更新的手機螢幕


父子關係幾何學
    賴文誠

我們的脾氣,全等
沒有交集的想法,平行

你是線段,保守而簡單
我是射線,還在揣摩世界的長度

我常迷失在物慾膚淺的表面積之間
你卻擁有視野遼闊的心境體積

生命的圖樣
我們有時相似
有時對稱

當我還是菱角剛毅的多邊形
你已讓歲月磨成了圓形

上了色的夢---中壢老街溪的前世今生    路寒袖

人們虔誠的祈念
堅持久了
就凝結為暗夜的星辰
而,夜空下的老街溪
是它們最愛的滑水道
特別的光

農曆七月,星星紛紛
從天而降,化身水燈
溪,流成地上的銀河
流向遠方
遠方是無法割捨的夢

夢,被風上了色
綠綠的稻禾,舖排兩岸
它們搖擺著身子吟誦
溪水譜寫的纏綿長詩

詩,讀多了
通體金黃,腰桿柔軟
於是整條溪的魚族
日日夜夜跟著大合唱 

,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