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48  

春耕。翻土。油麻菜花淪為刀下亡魂。
耕耘機下田之前,拍了這張照片。黃色花海中的我,渺如滄海一粟。
宋祁《玉樓春》:「浮生長恨歡娛少,肯愛千金輕一笑。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
這首詩,詮釋了我當時的心境。 「人生怎能只愛金錢而輕忽粲然一笑?端起酒杯,規勸斜陽慢些西沉,讓花叢裡的人,多享受些歡樂的時光吧。」

Where do we come fromWhat are weWhere are we going ?高更在大溪地島嶼上,苦苦思索這幾個人生的問句,十二年不得其解。
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甚麼?我們到哪裡去?高更的問題,人類至今還在思考,沒有找到答案。

找不到答案,就不要找了。人生的困惑,先賢聖哲早就想過了。
蘇東坡《哨遍》:「君看今古悠悠,浮幻人間世,這些百歲光陰幾日?三萬六千而已。醉鄉路穩不妨行,但人生要適情耳。」
李白《擬古》:「生者為過客,死者為歸人。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月兔空搗藥,扶桑已成薪。白骨寂無言,青松豈知春。前後更嘆息,浮榮何足珍。」

「人生要適情」,「浮榮何足珍」,對沒有答案的問題,或許可作為思考的起點。

, , ,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