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完《文字編織》一書摘錄數則文字,作為收藏;名家真知灼見,予我不少開示。

廖玉蕙:
一個人記憶畢竟有限,記憶再好也難免有遺漏,做筆記是最好的彌補方法。勤作筆記,除了可以記錄當下乍現的靈光外,筆記裡瑣瑣碎碎尚未成篇的短小紀錄,也許會在不期然的某個時刻,被勾連成完整的意念而呈現出來。例如,每回坐在電腦桌前,我會習慣性的打開儲存的筆記資料,做快速的瀏覽。若正巧瞥到可用的材料,便能順手拈來。有時,看似不相干的幾則筆記,會因為某種因緣際會被串聯成始料未及的完整作品。

琦君:
靈感不會一下子就有,所以筆要勤我有幾本靈感本子,有靈感就記下來我的恩師夏承燾先生說:「靈感就像雪花的一顆心。」為什麼,因為雪花開始的時候也只是一個灰塵,在空中飛。灰塵本來是很髒的東西,但是有露水、霧水在上頭凝結,氣候一變,忽然它就變成一朵雪花了。他說那個「變」就是你的靈性,他說要有這個精神。凝不成雪花就是連那一點灰塵都沒有了,對人生都沒有興趣了,是不可以的。

廖輝英:
各位一定不相信我是如何鍊字、鍊句。我讀書的時候一定最少有一枝螢光筆,甚至兩三枝一起畫來畫去,所以讀書很慢,讀完以後,有一些我特別偏愛的字句,我用好幾本筆記本,自己重新把它抄一遍。以後翻閱這些東西,會觸動我很多另外的想法,這些都不是很多人能想像出來的。

周亮功:「天下事,無論作文作人,只以老實穩當為主。」
老實容易,穩當難。老實只須字字由胸臆流出,穩當則牽涉寫作功力。作人,只有真心對待,不以諂笑柔色應酬,人間才有華彩。作文,惟有著誠去偽,不以溢言曼辭入章句,文章才有精神。

蘇東坡:「詩以其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
散文的寫作,奇趣是最重要的素質;晚明小品文強調反傳統、寧奇、寧偏,與奇趣有幾分類似。但奇趣仍須遵循一般的邏輯思維,也就是可以「反常」,卻必須「合道」。

郁達夫:「就是最純粹的詩人的抒情散文裡寫到了風花雪月,也要點出人與人的關懷或人與社會的關係來,以抒懷抱。」
作家如椽之筆記錄人生種種,其實就是試圖為生活找到一個說法,一個切入解釋世態人情的角度。

袁宏道:「迨夫年漸長,官漸高,品漸大,有身如梏,有心如棘,毛骨孔節,俱為聞見知識所縛,入理越深,人去趣越遠矣!」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生閱歷越發豐厚,受到禮教聞見的拘束越深,越失去可貴的童心。
孟子所謂的「赤子之心」,老子所說的「能嬰兒」,都提醒有志寫作者,只有童心猶在,才會好奇的眼觀四面,耳聽八方,求知若渴,生活帶勁,進而寫出動人的篇章。

書海茫茫,字潮滾滾,紙頁喧囂,墨色迷濛,沉浮其間,能不陷於洶湧混沌之中?尋章摘句,擷取菁華,不時翻閱,溫故知新或許可讓自己從書海中泅泳而出,全身而退。

文字編織---讓寫作變容易的六章策略  廖玉蕙 著  三民出版 2009

,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