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山夕照、七星潭朝暉、阿里山日出、大古山日落晨昏霞光之美,總是引我入勝,快意追逐。但昨天自新竹北返,在照後鏡看到夕陽漸漸隱入山巒的感動,又是另番心緒,久久難忘。

那時正以100公里的時速追逐前方自己的車影,腦子想的是電影《太平輪---亂世浮生》的情節:亂世真可怕,烽火漫天、砲聲震耳、血肉橫飛、死屍遍野浮生真可憐,爭先恐後搶麵包、出賣靈肉飽肚子、拋售資產買船票、挨不了困頓的自殺、示威抗議的被打破頭
但穿插其間的三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佟大為與章子怡、黃曉明與宋慧喬、金城武與長澤雅美),則浪漫極了。他們從初識到動心那一段,真是拍得好美,故事雖然只發展到生離,尚未死別,但那句「如果沒有戰爭,我們會有怎樣的人生」,實在寫得經典而動人。
「如果沒有戰爭,我們會有怎樣的人生」,讓我想到兩首詩:
一、納蘭容若:「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霖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人生若只如初見」---只留下初見時的傾心,沒有後來的情殤---該有多好。但這只是,只是一種美好的想望,因為,一旦分手,一切都回不去了。
二、佛洛斯特<The Road Not Taken>:「黃葉林深路分歧 / 但憾不能兩路行」「但留初路他日行 / 唯小路漫延無盡 / 重回原點竟是夢」。
人生是條不能逆轉的旅程,雖然我們能夠選擇,但選擇連著選擇。開始時我們選擇道路,最後是道路選擇我們,我們只能順其自然往前走。
佛洛斯特說:「生命之美……就存在於掙扎、變遷與艱難的抉擇之中」。人生無常且多僵局,這是生命的常態;我們只能在不斷的選擇裡,成就不同的生命風貌。
只是這些話,年輕的生命,能懂嗎?
雅美與金城武共有過的一大片白花花隨風飛揚的芒草,純美;宋慧喬赤著腳與黃曉明共舞,浪漫;章子怡與佟大為萍水相逢,一張照片、一瓶鹽罐,溫馨他們和國道一號照後鏡裡的夕陽一樣,令我午夜夢醒,竟還想著。
今早,趁著記憶猶新,趕緊成篇,否則過些時熱度退了,感覺沒了,再也寫不出東西。
記者Barbara Walters:「My biggest regret---and I regret it every dayyet I do not do  anything about it---is that I have never kept a diary。」「我畢生最大的遺憾,同時天天懊悔、卻一直不曾行動之事,就是沒有寫日記。」黃曉明與長澤雅美如果不寫日記,吳宇森還真不知要讓劇情如何發展呢!而我趕出的這篇短文,就當一篇日記吧,手捧流沙,情繫今生啊。

,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