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283  

某學者嘲弄寫新詩的朋友:「xx,這個寫新詩不是那麼簡單的,規矩有好多條呢!
1、稿紙只能寫一半,
2、每行字數不一,
3、詩句要重複,
4、不能押韻,
5、不講理,
6、結尾的地方要突然天外飛來一筆,說一件不相干的事。」

翻閱余光中《高樓對海》,陳黎《陳黎詩選》,羅智成《春天讀詩節》三本詩集,還真的有這種感覺。尤其是後兩本,讀起來比《科學人》雜誌還艱深,幾乎80%的詩都看不懂。因正好走過花蓮的好山好水,就挑兩首與太魯閣有關的詩,和大家分享。

 鄭愁予/寂寞的人坐著看花 

山巔之月
矜持坐姿

擁懷天地的人
有簡單的寂寞

而今夜又是
花月滿眼
從太魯閣的風檐
展角看去
 雪花合歡在稜線
 花蓮立霧于溪口
谷圈雲壤如初耕的園圃
坐看峰巒盡是花
則整列的中央山脈
是粗枝大葉的
 

陳黎/太魯閣.一九八九 

在微雨的春寒裡思索你靜默的奧義 

那寬廣是一親密地貼近
萬仞山壁如一粒沙平放心底
雲霧推抹
濕潤中流轉、靜止的千綠
如一葉之輕落,如一鳥之徐飛
又彷彿一樹花之開放
在陡峭光滑的巖頂絕壁
那深沉納苦惱與狂喜
莊嚴若蓊鬱的雨林
墨藍的星空,那激越
如兔脫禽動
穿過去夏滂沱的山洪
奔躍於陽光的早晨
我彷彿聽見生命對生命的呼喊
在童年遊戲的深潭
在昨夜驚覺的夢境
我彷彿看見被時間扭轉、凝結的
歷史的激情
在褶皺曲折的岩面
在亂石崩疊的谷底
那紋路如雲似水
在無窮盡山與山的對視間
在無窮盡天與地的映照裡
然而你仍只是不言不語的看著我
行走過你的山路
看著我,一次又一次
在你的面前仆倒
一如千百年來那些在你懷裡
跌倒的,流血的,死去的
…   …  …

山水有音,日月無窮
我彷彿聽見生命對生命的呼喊
穿過空明的山色,水色
穿過永恆的回聲的洞穴
到達今夜
萬仞山壁如一粒沙平放心底 

兩首詩每個字你都認識,只是不知你是否看懂了詩人眼中的太魯閣。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