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1837    

暮春三月,山櫻樹下,先是一地的枯萎花瓣,接著是爛熟的櫻果鋪陳;花與果,都曾經令人左顧驚艷,右盼嘆絕,如今,只落得像101大樓的跨年煙火,在迸射出燦爛的華麗之後,化為灰燼與荒涼。
花開花謝,果熟蒂落,煙飛灰滅所有的荒涼,都曾經華麗啊!

DSC01643  

2014/3/23,參觀<1600貓熊世界之旅---台北>。中正紀念堂,國家劇院,兩廳一廟,配置在在自由廣場的周邊;1600隻貓熊,200隻台灣黑熊以及數不清的人頭,佔領著廣場中央。高處下望,這樣的場景,氣勢非凡;但我卻在華麗中,感受到孤絕、荒涼。貓熊華麗,卻瀕臨絕種,瓊樓玉宇華麗,或許那天會成廢墟,「華林中遍布淒涼之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縈繞呢,是這兒的建築設計,讓我想起蔣勳對吳哥寺的闡述嗎?

「吳哥寺不斷地用『空間』來塑造建築的力量,像宋畫中的『留白』,像書法裡的『計白以當黑』,像老子強調的『有無相生』。『無』的空間,構成『有』不可分割的部分」,自由廣場偌大的「空間」與「無」,造就了中正紀念堂的「宏偉」與「有」。

DSC01647  

吳哥寺在平面基地上,利用石階及向上累積的壇,一層一層完成須彌山的意象,中正廟則在長長的步道後,要你拾階攀升,向上瞻仰偉人。我在想,這個充滿了黨國意識的廟宇,會不會有那麼一天,和吳哥寺一樣,在戰亂之後成了廢墟?

生死起滅,萬般無常,未來之事,不可知悉。但不論如何都要相信,劫波過後,復有生機;就像吳哥寺那糾結的大樹,總是從崩壞的石縫中生長出來。

DSC01663  

瀏覽更多照片: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807477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