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拉庫拉庫溪》:

深山的秘密 只有流水知道
也只有流水會洩露
流水的身世 只有深山記得
從涓滴冷冷到急湍滔滔
只有沿途的峻峭清楚
…   …   …

人和深山、流水一樣,也有他的秘密、身世,而洩露我秘密、記得我身世的,是放在櫥櫃裡那本厚厚的A4資料夾。畢業證書、教師證書、學分證明書、聘書、獎狀、建物土地權狀都放在裏頭,它,收藏著我今生的記憶,記載著我的身世。

桃園縣政府辦理土地重測,通知我更換權狀。拿出資料夾,依著建號、地號找到6張權狀之後,我抽出比聘書、獎狀、證書更古老的文件---國小成績紀錄簿以及大專聯考錄取榜單---以摩挲骨董的心情,瀏覽之,感嘆之。

79a8283    

前者是真品,是父親的遺物,記載著民國44~50年,我就讀南勢國小的評量等第;後者是我民國60年考取師大生物系的榜單,由大學同窗寄來的電子檔列印而成。

當初以收藏珍品的態度,將這兩份個人歷史文件放入資料夾;今天重閱這些紙本,許多往事忽焉襲上心頭,令我「目眶紅紅」,心想:「往事未必如煙啊!」

爸媽生養了11名子女,大哥民國30年出生,他21歲時,母親才生么妹;民國30~60年,台灣經濟最艱困的階段,爸媽靠著種田養豬把我們撫養長大,也讓每個孩子至少受完高中教育,真的很不容易!只是我疑惑著,為什麼11個孩子,只有我的成績簿會被父親完好的保存下來?他們也很優秀啊!

民國81年父親往生,在整理遺物時,看到了這本成績簿,當時內心的激動,難以形容。它在父親的抽屜裡躺了37年,背後代表的意義究竟是甚麼?是對我愛深責切的期望?還是等待預言的應驗?

父親在我出生時,就知道我是書生命,因為在遺物裡我還找到命理師批的命卦,說我是:「文星貴人,性通達; 東方之運,展榮光。」而我,也真的經歷了這樣的人生。國小畢業典禮光著腳丫上台領獎,初中聯考以196分上壢中(算數96、國語100),三年後上師大附中,再三年錄取台師大生物系,在職進修改念教育研究所還領獎學金;杏壇待了34年,教過兩所國中,六所高中。退休後告老還鄉,在祖先留下的土地植花栽樹過日子。一生勤苦的父親,想必做夢也會為兒子有這樣的人生高興吧!

地質學家可以從裸露岩塊、沙礫分明的土壤層次,回溯幾百萬年來的地貌更迭,從而拉出一幅綿延不斷的故事場景。爸爸,您留給我的成績簿,我也珍藏22年了;一甲子的文件,仔細鑽探,還真述說著不少的故事喔。

至於那份榜單,同學說拿來向子孫炫耀吧,畢竟當年唸丙組要上師大生物系,可是萬人取千啊!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