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三回娘家回媽媽的娘家
在席開十桌的歡聚中,看著阿姨們的音容笑貌,總覺得又看到了媽媽慈祥的笑容、滿頭的白髮、優雅的身影以及溫馨的叮嚀。
母子情緣五十載,子欲養而親不待,悵然啊,思之悽哽!
回家後,把紀錄家族的文章影片拿出來瀏覽,恍惚間,似乎又回到從前。

   2013青境花墅春日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cHUdI4EhI8

    2011勤德軒春日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Phc7gYH1sQ

爸媽的陳年軼事

清晨5:30騎腳踏車運動,遇見在菜園澆水的興樑堂叔;幾句問候寒暄,話題轉到爸媽身上。興樑堂叔年歲與父親相近,對爸媽年輕時的陳年軼事,知之甚詳。聽他娓娓道來,內心的直覺反應是:「天啊!這不就是口述歷史?」回家後,趕緊提筆,記下這未曾知聞的家族往事。

父親20歲時(西元1941年),被徵召至新竹接受師資培訓,除了專業課程之研習,還包括嚴格的體能訓練,例如在嚴寒的冬天,長跑至海邊浸泡海水,鍛鍊強健體魄。

結訓後分派至牛埔肚講習所(位於今之平鎮興埔路)教授日文,指導十餘歲的孩童讀書識字,辨識五十音等。後來調回離家較近之講習所(今之中豐路670巷附近),繼續執教。其後更因表現優異,轉調至群役所教育課擔任課員(日治時代台灣分為53廳,廳下再設群),公職生涯順遂而得意。

先曾祖父克師公,擁有二十餘甲農地。根據桃園縣誌記載,為平鎮開發史上之功臣。去世後,先祖父年慶公,繼承了四甲多地,田事繁雜,極需幫手。而父親身為長子,奉祖父之命,辭去工作,回家務農;這一抉擇,改變了他的一生。

先祖母王余桂妹女士的娘家,住在中壢三座屋(今之中央大學附近),她有一位長輩,從事收集鴨毛販售之生意。西元1940年,他幫父親作媒,介紹新竹縣關西鎮,余錫珖先生之長女余桃妹女士認識。當年母親才十七歲,相親後,祖父認為她過於瘦弱,便擱置婚事。次年,再前往余家探訪,母親已亭亭玉立,遂於1941年與父親成婚。

家族歷史,隨時間而湮滅。父母在世,未曾細數過往,身為子女也不清楚自己的木本水源。有此機緣,得到興樑叔的口述,特爲之記載,並轉知兄弟姊妹及親友。

PS:父親出生於民國10年,大正10年,西元1921

   母親出生於民國12年,大正12年,西元1923

 

 

    清明思親

母親辭世,轉眼間,已經11年多了。明天是清明節,望著書架上她的遺照,想起了她生前對子女無盡的愛,不勝悵然。

母親養育了12個子女,除了長女於童年病逝外,其餘74女,皆身心健康,卓然自立。親朋鄰居常問母親:「生了那麼多,將來怎麼辦啊?」她說:「只要子女聰明能幹,多生幾個沒有關係。」

面對嗷嗷待哺、年齡依序差兩歲的一大群子女,這是多麼自信,而且有志氣的話啊!

但是,食指浩繁的重擔,可不是一句話就可挺住的。

記憶中,她每天總是4:30AM起床。睡在廂房通舖的我,總是先聽到掃地聲,然後是廚房裡煮飯炒菜聲。準備好早餐,還要製作6、7個便當,讓我們帶去上學。接著:要挑兩大籃的衣服到河邊清洗、要侍奉翁姑、要耘土施肥種菜、要養雞鴨餵豬隻、要團草結當柴火……像陀螺般打轉,片刻不得休息。

插秧時,她要負責鏟秧、挑秧、煮點心,割稻時她要在烈日下曬榖、篩穀。二期稻作收割完畢,還要種兩三分地的蘿蔔、芥菜,用以製作羅蔔乾、福菜、梅乾菜。逢年過節,殺雞宰鴨,蒸糕做粄。親友歡聚,大宴小酌,滿桌菜餚。幾乎每樣事情,都是她一手包辦。陶淵明:「夜月荷鋤村犬吠」、「耘苗汗滴禾根土」,就是她披星戴月、胼手胝足的最佳寫照。

大哥誕生時,母親19歲。長男兼長孫,受到最多的呵護與寵愛(譬如他竟有倘佯在母親懷抱的嬰兒照,我好忌妒!)。他說母親常用兩句話,鼓勵子女自力更生,自求多福:「好兒不用爺田地,好女不用娘嫁妝」,「什麼都可以學,就是不要學作賊」。諄諄之語,用心良苦;愛深責切,思之悽哽。

我問大哥,母親讓你最難忘的一件事是什麼?他說:「大概是高一時,不知什麼原因,很晚才回家。鄉間小路,要穿過一大片墳地。風吹草偃,像似鬼影蠢動,到家時,嚇得渾身顫抖…..」母親拍肩安慰:「不要怕,我去煮個鴨蛋給你壓壓驚!」七十歲的大哥,談及此事,竟是雙眼泛紅,涕泗滂沱。

么弟與大哥差18歲,他說母親最常說的一句話是:「量大,福大」。父親身材高大,個性剛直。父子互動,難免爭執。有人說養子如養虎,我們是一家七虎,個性又得父親真傳,要和樂融融,不容易啊!

母親的韌性和偉大就在此時展現。她調和鼐鼎的功夫,爐火純青。她總以量大福大之語,勸合父子。真的,如果沒有母親做緩衝劑,這個家哪可能「三兄四弟一條心,門前泥土變黃金」!

我至今都弄不清楚,母親是如何幫助爸爸籌措子女的教育經費,讓11個孩子都有書可讀。除了賣稻穀蔬菜和雞鴨豬隻,家裡幾乎沒有其它收入。我想,勤儉之外,還是勤儉吧!爸媽,為了子女,你們任勞任怨、茹苦含莘,勤苦一生,足為後世子孫楷模。

俗語說:「有子之家窮不久」。當子女長大,開始就業,家境終於漸有改善。大哥進入警界,二哥服務於中華電信,三哥開工廠,製造汽機車零件。四哥任職新光合纖。我和六弟都當高中教師,七弟則於太子汽車上班。母親啊,我們沒有辜負您當年的自信與志氣。在親朋鄰居之前,妳終能抬頭挺胸,揚眉吐氣!

但是,生命的每一階段,都有她的承擔。籌完學費,又開始為子女結婚時的聘金、嫁妝、居住空間操心。沒完沒了啊!娶七個媳婦、嫁四個女兒,擴建三合院,進而幫忙照顧孫子、孫女,您和爸爸的這些成就,不亞於台灣的十大建設!

三哥開工廠、做生意,經常為生產製造、銷售管理、資金調度,忙得暈頭轉向。而背後默默付出、支援協助的三嫂,亦極為艱辛。母親看在眼裡,用台語說:「妳這隻憨牛,不驚駛」。語雖調侃,但疼惜媳婦之心,溢於言表。

其實,母親對每個媳婦都很好。假日返鄉探親,她經常都是蔬菜魚肉,大包小包要我們帶回去,給孫子孫女吃。客家話說:「惜花連盆,惜子連孫」,母親是疼子連媳啊!嫁入王家當媳婦,是前世有修。

俗話說:「母女連心」。女兒的婚事,一直是母親最綿長的牽掛。她說:「嫁到城市,觀音佛祖。嫁到農村,山豬老虎。」意思是嫁入好的夫家,像觀音佛祖,有人供奉;嫁入耕種之家,則像動物般,得學會野地求生。託天之福,四個女兒,各有所歸。都能相夫教子,宜室宜家。

母親體魄,向稱康健。家常閒談,更以百年康壽相期。怎麼也沒料到,竟然遽爾棄養。從病發到去逝,前後五週,令我們措手不及,萬般難捨。天不假年,此恨綿綿!

咳嗽月餘不止,深怕山風野大,煙濃嗆鼻,惡化我氣管發炎症狀。因此,今年清明,無法前往南崁山上,親臨祭拜。謹在書房內,您的遺像前,撰寫此文,追憶您無盡的愛,叩謝您養育之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