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905  
瀏覽更多照片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7910729

在石門溪州公園、大溪慈湖、台北大安森林公園,拍攝季節的容顏,主角是落羽松和楓樹。
在構思如何拍樹時,「又是一年將盡,依然冬野艷紅」的感慨襲上心頭。若以花開葉紅來記載一年歲月,最先綻放的是櫻花、梅花、李花,接著是流蘇桐花、荷花,再來是阿勃勒、欒樹,再下來是楓槭、落羽松、烏臼的葉片轉紅,看完這些季節容顏,我知道,蛇年的春夏秋冬就將消逝了。

今年第一次迷上拍攝落羽松,她枝繁葉茂,樹形優美,當陽光穿過由綠轉棕再紅的葉片,逆光仰望,每一片小羽葉都鑲上暈黃的色澤,美極了。

簡媜:「新認識一棵蓊蓊鬱鬱的樹,比偶遇一位好友更令我高聲歡呼。」
「我懷念老樹,高大的樹,藏著一萬朵綠浪等著風來嬉鬧的樹,芬芳的樹,收留鳥巢的樹。」
「樹比人可愛,比人有涵養,路途中當我遇見一棵大樹,總會感謝他這麼美,觸摸他等於握手,鄭重的訴願,可不可以請你永遠地活著,永遠為我活著。」

簡媜在這些文字中表達的意涵,我相信我懂,因為我在種樹。

退休後種了26棵山櫻花,6棵桂花,4棵台灣欒樹,2棵馬拉巴栗,2棵樟樹,1棵黑板樹,1棵山茶花,1棵青楓。屋旁種滿了,到處找空地種。他們矮的已經一樓高,個子大的都10多公尺了。有一次土地與我相鄰的農婦,未經告知,肆無忌憚的修剪我的櫻花與黑板樹,爭辯中,我眼淚都掉下來。

「觸摸他等於握手,鄭重的訴願,可不可以請你永遠地活著,永遠為我活著。」這話,我真的懂。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