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325  

車庫前有棵樟樹,高約6公尺,主幹粗壯,枝繁葉茂;雖然每年修剪,但次年依然綠樹成蔭枝滿椏,充分展現他原生物種本色。

十幾年前,頑軀尚稱粗健;我,用盡蠻力,自屋後老街溪搬回四顆大石,置於樹旁。夏日晨昏,在樹底下乘涼、看報、聊天、用餐、看夕陽頗有童年時期田庄風味。

鄭板橋:「養鳥莫若種樹」。樹長高了,自然就有鳥兒來儀。白頭翁、八哥、大卷尾、綠繡眼、喜雀常在此棲息鳴唱;今年四月初,曾有五色鳥在此逗留,可謂極一時之盛。每天聽她的兩種鳴聲,看她紅藍黃綠黑五種顏色,欣賞她整理羽毛姿態,有趣極了。

10  

但這棵樹,長錯了地方。長高了會碰到電線,會遮擋路燈,東北季風來時會沙沙作響,擾人清夢。因此,每年都會遭刀斧砍伐。

2013/11/03,雲層低垂,天陰無風,鋸樹的好日子。爬上樹幹,鋸光所有枝葉。樟木堅實,鋸得我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幸有木屑散發著樟腦芳香,為我提神醒腦,免得從樹上摔下來。

DSC09327  

滿地枝葉,拖至空地堆置。清運完畢時,想起了清人蔣坦與才女秋芙的故事。蔣坦:「是誰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秋芙:「是君心緒太無聊,種了芭蕉,又怨芭蕉。」

DSC09334  

我,既種樟,又鋸樟,是否多事又無聊?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