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曼,美國歷史小說巨擘:「寫作,必須先做做研究。
史蒂芬.金,驚悚小說作家:「寫作,是不用一個形容詞的明確。」他透過所有細節的描述,在讀者心中層層疊疊的激出不斷擴散的「恐怖」。但整篇小說看不到一句恐怖。
山崎豐子,日本長篇小說第一人,《白色巨塔》、《華麗一族》、《花暖簾》作者。她兼具塔克曼和史蒂芬的功力:用功準備,詳細調查,操作細節,形塑主角個性。她半世紀的寫作生涯,堅持「半年讀書,半年寫作」,研究辟,使她能以深入淺出的方式,描寫各種專業技術的細節,挑戰無人寫過的題材。

炎炎夏日,窩在客廳讀《第八屆林榮三文學獎得獎作品集》。我用「研究調查」、「操作細節」兩個角度,欣賞短篇小說首獎《邊境Storegga》、二獎《奧德次雄》。讀完後恍然大悟:「原來小說這樣寫!」

Storegga,奧德,都是有典故的。Storegga指的是北歐地理的最大滑坡,若以英文發音來雙關理解,它變成「story」,整個篇名就成為「邊境故事」,或人生曾經的大滑坡。《邊境Storegga》寫的就是發生在澎湖夏季的一段既甜蜜又痛苦的青春回憶,以及隨之而得的人生體悟。而奧德引用自《奧德賽》第一卷:「奧德修斯在戰爭結束之後,仍然四處漂泊。他一心渴望還鄉,哪怕只能遙遙望見從故鄉升起的飄渺炊煙。」奧德次雄是台籍日本兵,在南洋戰爭結束後,輾轉歸鄉。雖然歷劫歸來,但卻「在自己的家鄉找不到回家的路」。兩篇得獎作品,都在篇名上做研究、定調性,然後再操作細節、鋪陳故事。

幽夢影:「有功夫讀書,謂之福。有力量濟人,謂之福。有學問著述,謂之福。無是非到耳,謂之福。有多聞直諒之友,謂之福。」若以此語自我陶醉,pietree真是有福之人啊!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