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7389
瀏覽更多照片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7262414

鄭板橋《四竿竹》:「一竿瘦,兩竿夠,三竿湊,四竿救]。意思是說畫竹時,畫紙上畫兩根竹子就夠了,畫一根,太單薄瘦弱,畫三根,湊個數罷了,畫第四根,補救用的。
一大早,在觀音鄉藍埔村拍蓮花,構圖時一直想著鄭板橋這句話,到底要在視窗裡框幾朵蓮花?「一朵瘦,兩朵夠,三朵湊,四朵救」,真的嗎?
拍照和寫文章一樣,要言之有物。蓮田裡千百朵花,各俱姿顏,如何言她,對手持相機者來說每一次快門,都是斟酌。

拍累了,與蓮園主人閒聊,感謝他辛苦栽種,免費開放供人賞玩。沒想到話題一開,聽得我滿心慚愧。「最討厭攝影協會的人來外拍了,嫌品種不夠多,花開得不夠好,為了製造漣漪效果,拿石頭往田裡丟,甚至把福壽螺也丟進田裡,太惡劣了,螺會把莖葉都吃光的!」,「你知道要開朵花有多難嗎?翻土、除草、施肥,多少心血在其中。那些人拿著高檔的攝影器材,拍美美的照片,但那顆心是醜陋的,毫無感恩之心!尤其是年輕一輩,男男女女都一樣。」
對人不感恩,對事不盡責,對物不惜福,是他對現代年輕人的喟嘆,種蓮人語,讓我有禮失而求諸野的感覺。富而好禮,難啊。

余光中《蓮的聯想》:
………     ……

當黃昏來襲
許多靈魂變告別肉體
我卻拒絕遠行
我願在此
伴每一朵蓮
………     ……
  
蓮兀自美著聖潔著,斂目放眼這熙攘塵世,除了守住蓮的小千世界,我又能怎麼樣呢?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