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買菜我跟班看見蹲在地上賣菜的攤上剁肉殺魚的站著叫賣鍋盆碗瓢的心裡總覺得眾生好苦。今天又到市場,看販夫走卒辛苦掙錢,養家糊口看呀看的,心頭忽然一驚:原來眾生臉上寫著」。雙眉為草,眼為橫,鼻為一豎,下接一口,臉龐上的眉眼鼻口,構成了倉頡造的「苦」字。

回家後,讀《白石老人自述》。白石老人以粗木工、雕花匠為習藝之始;其後棄刀斧拿畫筆,畫神像、人像、花鳥蟲魚。幾十年刻苦奮鬥,成了工詩文,善篆刻,精繪畫的國際級大師。從木匠到畫匠到文人畫家之路,豈一個「苦」字了得!

他說「村書無角宿緣遲,廿七年華始有師;燈盞無油何害事,自燒松火讀唐詩。」是窮人想讀點書之苦。「姓名人識鬢成絲」是人情勢利之苦。「等閒學得鸚哥語,也向人前說是非。」是流言辱人之苦…。

 

DSC05847  

而前些天在龍潭鄉大平村堤防上看到的水泥畫像,則讓我想到父母胼手胝足,農耕維生的艱「苦」。畫中農夫犁田翻土整地,插秧除草收割,述說的不就是爸媽「夜月荷鋤村犬吠,晨星斥犢山沉霧」、「脫笠雨梳頭頂髮,耘苗汗滴禾根土」的勤苦。

市場裡掙錢養家的,書房裡鬻字賣畫的,農田裡賣力揮鋤的…芸芸眾生,臉上都寫著」。


DSC05852  

DSC05853  

DSC05856  

DSC05857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如何離苦得樂?
  • 請參閱最新文章
    大叩大鳴

    pietree0330 於 2013/03/29 1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