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442  

天清氣爽,風和景明,騎機車漫遊於鄉間小道。於中豐路670巷附近的菜圃裡,忽見兩株吉野櫻盛開,佇足觀賞,心有所感。

菜圃裡的吉野櫻,沒有名山勝水的背景,也沒有萬千同儕的襯托,她只是孤零的挺立於瓜棚豆架,堆肥水溝之旁,自開自賞。如果說武陵農場的粉紅櫻、淡水天元宮的吉野櫻、三芝青山街的山櫻,是櫻界萬人爭寵的明星,那她就是栽種蔥蒜、沒人注意的村姑。但她也沒自暴自棄,仍是信心十足的展現自我,把自己DNA上的遺傳訊息,轉譯於挺立的枝幹,秀雅的芳容。「不受塵埃半點侵,竹籬茅舍自甘心」啊!

武陵、淡水、三芝的櫻花有點像政客,丁點兒資質,被裝飾得如水晶般的炫爛奪目,些微兒見解,瓦釜雷鳴般的到處嚷嚷;而菜圃裡的吉野,是「山蘊玉而生輝」、「曖曖內含光」的溫潤君子,不媚俗逐流,不謬采虛聲。

菜圃裡的吉野,選擇做自己。錢穆說:「人生當有一大抉擇,究應看重事業抑或看重性情;究應在共見處與人相爭,或在獨知處自求多福。」在心裡容風月,向胸中尋丘壑,就得性情世界;心安理得,吃得睡得,便可自求多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衛範行
  • 萬花嬉春澹勝出
    城郊新貴野寧馨
    只因誤識櫻狩迷
    惹得媒體說到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