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童野徑>,徐仁修撰文攝影,2006泛亞文化出版。書中幾張割稻、插秧的老照片,勾起了我年輕時在農田裡汗滴禾土的慘澹回憶。

DSC09835  

DSC09839  

當學生的,盼到放暑假,哪個不歡欣雀躍。唯有我這農家子弟,想到七、八月就剉咧等。徐仁修說:「農事總是接二連三,割稻曬穀又插秧….農忙是停不住的惡夢,是揮之不去的討厭蒼蠅。」指甲縫沒塞滿過爛泥,腳丫子不曾深陷泥濘無法自拔,腰不曾痛到挺不直的人,是不會知道這話有多心酸的!
文弱書生,考完期末考就返鄉下田,跟著父母親在農地上奮戰。都做些什麼?彎腰割稻,踩脫穀機脫落穀粒;危危顫顫走田埂,扛穀包回晒穀場;扎稻草束,挑回曝曬;堆疊稻草墩,儲存備用;協助整平田畝,準備插秧;鏟秧挑秧,供工人使用;跪在田裡,爬行除草;揮鋤種地瓜,挑糞澆蕃薯藤…….每項工作,少則三天、多則一星期,日未出已作,日沒也未必得息。每天都累得疲力盡,苦得無語問蒼天。

DSC09837

DSC09843  

DSC09842  

DSC09827  

孔子說:「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少年貧賤,幹盡苦活,但那些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的日子,卻讓我體魄堅強,懂得知足常樂、惜福感恩。花甲之年,回顧那段歲月,我發現:生命中的苦辣酸甜,原來都有其深意,自有其完美;人生中的一切發生與遭遇,若能以喜悅的心去承受,生命自然精采歡欣。有錢難買少年窮,指的大概就是這層意境吧!

延伸閱讀: 農家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Vc6UR3cCTY&list=UUNBdq3pmFHKFuEkeeCUl0nQ&index=10&feature=plcp

,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割稻時天將亮跟在媽媽後面送早餐,插秧送鐵觀音茶飲,景象依悉猶在。
  • 衛範行
  • 小學時期,總盼寒暑假回花東縱谷的老家,享受村童野趣,回憶像紙飛機,現在終於飛回我手裡...,我靠在老樹下吹著風唱著歌睡著了,而夢裡只有稻香...
    農家清苦可能只到父執輩,田作外包,堂兄弟姐妹幾乎全來桃園求學謀職定居;
    雖然回鄉只剩清明掛紙,但每次雀躍的心,總在老婆小孩臉上的幸福得到了滿足.
    彷彿~回到最初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