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蟄初過萬物萌動白頭翁在山櫻枝頭雀躍啄食群蛙於漠漠水田鼓譟呼應

一樹山櫻千萬果,看它由細長而渾圓,由墨綠而橙紅,進而眾鳥啄食,果核滿地。樹下漫步,常有「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的禪悟。

時人賞櫻,風靡訝異於花季之芳菲艷色、數大是美。但種櫻十餘年,真正令我驚訝的是它前後不到三個月的春日秀。冬日落光葉子、好像完全凍僵的山櫻,一到春天,便開出滿樹的花,迸出滿樹的葉,結出滿樹的籽。從光禿裸枝到一樹繁華到群芳落盡到結實纍纍到綠滿枝頭到遍地種子,給我的震撼何止是「不能以一瞬」,簡直就是金剛經:「一切有為法,如露如電,如夢幻如泡影」的影像版。

夜晚齊鳴於秧田的青蛙,也給我類似的感觸。
清晨,快走於鄉間道路,途中看到不少被車子輾得肚破腸流的青蛙。那麼美好的生命,昨晚還忙於繁殖呢?怎麼今朝就魂歸西天,命喪黃泉。找根竹枝,口唸阿彌陀佛,將其屍骨撥入草叢,免受它車蹂躪。心想:世事無常啊!

以「一瞬」與「無常」,感慨櫻花的開落,鳴蛙的生死,好像過於傷感,缺乏哲理的深度。
傅佩榮教授在<老子之道深遠矣!>一文中說:「老子所創的學派稱為『道家』。道是甚麼?它既不是天地萬物,也不是某個像人的上帝。道是萬物(含人類在內)的來源與歸宿。」「已逝的一切到哪裡去了,答案是回到它所來之處,亦即『塵歸塵,土歸土』,萬物又回到了它根源之處。」

山櫻和青蛙,回到了它根源之處,完成了它生命的意義,多情如我,就不必以「一瞬」與「無常」感慨系之了。

瀏覽照片:我家的櫻花   http://pietree0330.pixnet.net/album/set/15830643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