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重上大度山〉:
…….    ……


小葉和聰聰

撥開你長睫上重重的夜
就發現神話很守時
星空,非常希臘

小葉在左,聰聰在右
想此行多不寂寞
燦亮的古典在上,張著洪荒
……….      ………

詩人余光中,用「希臘」地名,形容大度山夜晚的星空,像中世紀希臘的夜空一樣,燦亮古典,張著洪荒。「星空,非常希臘」,當時引起許多爭論;認為希臘是名詞,怎可當形容詞使用,犯了文法上的錯誤!但經辯駁、誤引、傳誦,星空被改成天空,「天空,非常希臘」,反而變成了名句。如「墾丁的天空,非常希臘」,就是形容當地陽光燦爛,天空湛藍。

余光中用特殊的詞法,呈現詩的意象和美感。
〈重上大度山〉的創意如果容許摽竊,我想說:颱風來臨前的天空,也「非常希臘
」。
秋颱南瑪都,8/28~8/30侵襲南台灣。桃園福地,倖免肆虐。這段時間,平鎮地區鄉間小路的天空,不管是出現卷雲、卷層雲或層積雲,總會留下大片澄藍,讓白雲飄浮。再加上外圍環流的影響,空氣變乾淨,能見度變佳,遠方山脈、樹木或建物,更為清晰亮眼。有了這些環境因素加持,小路旁的尋常景觀,便不相同。開黃花的絲瓜、造型有若教堂的農舍、傳統的三合院、休耕的農田、老街溪盡頭的遠山,在「非常希臘」的背景裡,色彩更為豐富,風景更令人神迷。

DSC04487.JPG  

  

DSC04541.JPG  

DSC04564.JPG  

DSC04582.JPG  

DSC04572.JPG  

DSC04599.JPG  

DSC04486.JPG  

DSC04489.JPG    

, , , ,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