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三合院,就像是一個人的身體,盤坐在大地之上。
這盤坐的身體中,頭肩軀幹為正身,雙手為兩側橫屋,立面的一門二窗,代表口和雙眼,斜屋頂前短後長,是頭部的前額及後腦。
正身包括正身間及客廳,與正身垂直延伸出去的護龍,就是橫屋。
三合院的屋頂及裝飾,從廳堂的中心開始,依次逐漸向兩旁降低高度和簡化,住在裡面的人,也依長幼之序,大房住正身間,二、三房住橫屋;三合院透過建築外形,以屋頂高低,呈現輩分尊卑關係。

DSC02121a.jpg     

  

DSC02141.JPG  
DSC02169.JPG   

平鎮市新貴南街植槐堂,先祖父年慶公興建,堂前有映月池,四周有茂林修竹圍繞。這種前有照、後有靠、左右抱的建築,和新建的農舍相比較,具有更多元的文化內涵。


家園 033a.jpg  

2Aa.jpg 
 
3fa.jpg   
  
DSC02179.JPG  

農業沒落,子孫出外謀生,無人居住的植槐堂,蟻蛀、樑斷、牆倒、瓦墜,接踵發生。這養我育我,讓我昂然成長的家園,一直是我內心最深層的記憶。趁她還沒完全垮掉之前,多拍幾張照片,紀錄她往日的風華,今日的衰頹。

DSC02064.JPG  

DSC02046.JPG  
DSC02060.JPG
  

DSC02085.JPG  

DSC02090.JPG  

DSC02132.JPG    

DSC02156.JPG  

DSC02159.JPG      

埃及人說:「人類畏懼時間,但時間畏懼金字塔。」
每一個人都憂心時間流逝,生命消失。「日月逝於上,體貌衰於下,忽焉與草木同朽」,多可怕啊!
但金字塔屹立幾千年,至今猶在,時間好像對他莫可奈何。
金字塔真能永存,無畏時間風霜的侵蝕?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人類,植槐堂,金字塔,我想,應該都一樣,難逃淹沒於荒煙漫草的宿命。

 

 

 

, ,
創作者介紹

手捧流沙 情繫今生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