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tory     3 of 5

     讀書不做筆記,如雨落大海,渺無蹤跡。再好的記憶,也比不上淡淡的幾筆墨痕(The strongest memory is weaker than the palest ink)。

這兩句話,我不僅銘記在心,還奉為圭臬,身體力行。不管是求學、服兵役或教書,幾十年來,只要讀到動我心絃的詩詞文章,精闢評論,我都會抄錄到筆記本裡。模仿顧炎武「日知錄」「採礦於銅山」的治學方法,日知其所無,月無忘其所知。日積月累的資料,精鍊成我的思想觀念,人文品味。

除了抄錄資料,偶而也在本子裡抒發生活雜感,留下當時的所見所思。因此,每1~2年都會完成一本「日記」,紀錄我的人生。

日前,瀏覽1972~1974筆記本,那段歲月裡的故事,讓我心緒翻騰不已。

            DSCN8879.JPG        DSCN8882.JPG

1972年7月4日,搭火車至鳳山衛武營報到。擱下行李,就被剃光頭,換軍服;三個月的新兵基礎教育,就在吆喝聲中開始。

「聽到哨音,原地立正。穿草綠服,帶小便帽,攜帶步槍,三分鐘後連集合場集合完畢」。剛結束國中教師實習,聽到值星官這急急律令,真是皮皮剉!更痛苦的是,每天都有數不完的集合。早晚點名、三頓飯、打野外、出操、上室內課….都是哨音一響,就要帶這帶那,百餘人爭先恐後衝出寢室,三分鐘內隊伍中站好。稍有遲緩,必遭辱罵:「死老百姓……」。

行進間更是好戲連場。高喊:「雄壯、威武、嚴肅、剛直」以壯盛軍容。猛吼「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以凝聚軍心。答數:「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以齊一步伐。唱軍歌:「我愛中華」以提振士氣。聲音不夠大,步伐不整齊,劈哩啪啦的叫囂羞辱,少不了。「爲民族、為國家,犧牲奮鬥絕不怕…」真的嗎?

戰技訓練,是最難熬的課程。射擊練習、刺槍術、跆拳道、爬竿、障礙賽跑….沒達標準,都要加強磨練,搞得你精疲力盡,痔瘡出血。要文弱書生三個月變成革命軍人,就如要行伍老粗橫槊賦詩,下筆千言。可能嗎?

十月四日,魔鬼連的日子終於結束。翻看當時照片,七分像難民,三分像餓殍。

              DSCN8888.JPG    DSCN8887.JPG                            

十月六日,往復興崗政治作戰學校,接受十週分科教育。崗上黌宮巍巍,校舍儼然。舉目望去,七星山、紗帽山、大屯山、觀音山,白雲輕飄,流丹凝翠。

「三民主義之目的,在求民族自尊自信,民權法治服務,民生均富安享」,「聖經代表資本主義社會,資本論代表共產主義社會,二者的思想會合而一,就是三民主義」…..「鬥爭是歷史的重心,人類社會因階級鬥爭而有進步,要實踐共產主義,必須靠階級鬥爭……」,「一切皆在變化之中,變化因於矛盾,矛盾之發展始於質變,進而量變,此謂之辯證法」。

教官在台上口沫橫飛,學員在垂涎釣魚夢周公,我在筆記上寫著:「天上的雲,行走在波心;身上的心,行走在孤獨的情;沉重的腦袋啊!告訴我,你曾負荷了幾年的沉。天上的星星啊!別對著我嘲笑眨眼睛,請你在這段歲月裡,撫平我滿心的痕」。什麼的什麼,政治課寫新詩!還以為自己是文藝青年?

可是發回抽查筆記,少校中隊長,在本子上的評語是:「學習勤奮,記載充實」。

            DSCN8876.JPG     DSCN8878.JPG

十二月中旬,分科教育結束,授政戰少尉軍階。分發至二軍團九十三師砲兵指揮部本部連當見習官。上任前,又在××山莊,熬了一週職前訓練。

「陸軍現階段工作方針,一個目標:加強戰力,全面備戰。八大工作:注重人才選拔保薦、強化政治教育、貫徹軍記營規實踐….三個要求:訓練精、效率高、紀律嚴、士氣旺」,「小組訓練指導員應有的修養….應有的準備….應有的方法….」,「黨員吸收的標準…吸收目標…..吸收要領……」磨了六個月,好像才明白,自己在部隊的任務是,監管官兵腦袋想的是什麼?

二十四歲的我,人情不通,世事未曉,懂什麼?要負責莒光日、莒光週、總統訓詞研讀以及士官隊集訓時的政治課,年少輕狂,愛放厥詞,賣弄文采。露才揚己,怨對沉江啊!話多的下場是上校政戰主任約談,管思想的被檢舉思想有問題!現在回想,真是初生之犢不知虎,怎麼死都不知道!

二十一期的老鳥警示我:「凡事都要說好,要是說不好,自己不得了」。感恩啊!學長。

1973年5月,參加陸總部教官甄選。赴考前上校指揮官約見38名應試預官,並檢查服裝儀容。我個子小,軍官服不很合身,褲腳太長,摺了一圈。指揮官說:「看你這個樣子,還想當教官」。野戰部隊混了半年多,笑罵由人,習慣了,反正他們看預官不順眼。可是榜單公佈時,砲指部只有一人錄取,那個人居然是,在下,我。

想起下部隊第一天,連長要我帶全連做陸軍操(下馬威?出我糗?我根本不會陸軍操!),第二天輔導長要我寫「如何實踐莊敬自強」,第三天全副武裝夜行軍5小時,繞經海豐村、嘉民村、菁豐村、頂長村、新東村、長安村再折回…. 真是惡夢一場。現在可以調離本部連,內心高喊:「我出頭天了」!

1973年7月初,我又回到鳳山。扛著帆布袋(裏面是所有家當),走入偌大的校園----第二士官學校。從大門口到營房,就走了20多分鐘。眼前是蕉風椰影,林蔭蔽天。綠油油的草地,一望無際,和白河砲指部相比,天壤之別。

二士校十個月教官歲月,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每周六堂課,其它的時間都是我的。同營房的都是台大、清大、師大…的一時之選,多數人都在準備托福考試,退伍後要出國留學。我跟著唸英文,程度也提升不少。週末假日到高雄逛大街、遊景點、吃土產、看電影或到USIS(美國新聞處)看書報雜誌。晚上則打橋牌、拱豬、聊天、嘻鬧、彈吉它唱歌。過著往來無白丁,談笑有鴻儒的日子…..

唯一遺憾的是,1974年元月底,放完年假回來,又被調去參加三民主義講習班集訓兩星期,重溫摺棉被、答數、唱軍歌的苦日子。再三個多月就要退伍了,Why me? 反共仇共,愛國愛民。加強戰力,全面備戰。光復大陸,解救同胞。莊敬自強,處變不驚。中華民國,屹立不搖。漢賊不兩立,領袖萬萬歲。煩透了,思想洗腦。

但我要說,當時的黨國教育是成功的,被輸入思想毒素的腦袋,看到2009年執政黨的媚匪親中政策,一時間,我還真調適不過來!世紀大騙局啊。

如果兩岸統一,ROC變成PROC,我在軍中一年十個月的政戰訓練與肉體折磨,我日記裡1972/7~1974/5的故事,豈不成了笑話一則!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朱
  • 重溫舊夢

    P.S.
    走過從前,我們有相似的經歷,讀你的文章,讓我回味無窮,謝了。
    老朋友 朱振輝
  • 衛範行
  • 這是大時代的故事:年輕時~淚中帶笑;年長時~笑中帶淚,在笑淚交錯的時光中.....,我們才學會更加珍惜身旁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