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院(片長6分43秒)http://www.youtube.com/watch?v=frkvFWzN5Qw

槐園憶舊(片長5分46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rdu9gsEtw&feature=c4-overview&list=UUNBdq3pmFHKFuEkeeCUl0nQ

一個連日陰雨的午後,老家三合院左側廂房,在嘩啦數聲之後,垮了!瓦片、土石、樑柱,七零八落的傾覆在爐灶上、柴房裡。帶著憑弔廢墟般的肅穆情懷,凝視這牆傾柱斷的景況,內心有股忍不住的欷歔,氤氳竄起。曾在這裡,以炭火餘燼悶烤番薯,啃食解饞;曾在這裡,偎爐火取暖禦寒,地北天南;曾在這裡,幫母親生火熱灶、烹煮菜飯,共享晚餐----。這兒熊熊的爐火,映照過我天真的童顏;竹節的爆裂聲,驚嚇過我稚嫩的心靈;鍋鏟的鏗鏘聲、盤碗的碰撞聲、年節團聚的酒酣耳熱聲,更曾聲聲入耳,迴繞腦際。而今,一陣土崩瓦解,宅院的一角,居然垮了,童年的回憶,似乎頓時失去了些依憑------。田莊老厝的命運,真的也和王謝華堂一樣?到頭來只落得野草蔓生,斜陽殘照!  

家園 033.jpg

走過斷壁殘垣,來到三合院的正身。供奉用的神桌上,立著祖先的牌位和觀音菩薩像。母親生前,常來這裡膜拜焚香。全家雖已搬至新建的農舍,她卻總說與這兒有老感情,不忍見其髒亂,須要灑掃擦抹,維持它往日的風光。以土磚砌成的泥牆,懸掛著祖父、祖母、父親的遺像;仰望先人,腦中浮現的是他們盛夏力作,汗滴禾土,窮冬暴露,冷冽筋骨的農耕景象與勤苦付出。他們傳承了認真打拼的客家精神,開荒墾地、披荊斬棘,留給子孫這片福地,以安居樂業,共話麻桑。略顯斑剝的土牆,依稀可見當年以飯粒糊黏獎狀的貼痕,它們像成排的勳章,訴說著求學階段的璀璨與榮光。

三合院的門柱與門檻則是用紅磚砌成的,方磚的稜角,經過三代人進出時的踩踏與撫觸,早已變得溫潤而圓滑。紅色的磚面上,留有孩童的塗鴉;在第十九塊磚上凌亂交錯的墨痕中,我驚訝的找到一個刻記,旁邊標註著自己的名字,它記錄了我當時的身高。就那麼一條標線,那麼個歪斜幼嫩的字,讓時間停格凝住在五十年前。但,凝住的只是斯時模樣,凝不住不捨晝夜的似水年華!  

2A.JPG


門柱上仍貼著褪了紅色的對聯。[植槐永處忠臣第,求鯉長傳孝子家] ,銀鉤鐵畫般的幾個大字,在泛白的紙上隨風飄盪。記得每年除夕,父親都要寫這兩句,然後要我站得遠遠的,協助他,看看門聯是否貼正;那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小小的年紀,內心有著滿腔的困惑。及讀古文觀止至蘇軾寫的三槐堂銘,才知道植槐兩字,典出兵部侍郎王佑,他曾手植三槐於庭,並且說:「吾子孫必有三公者」。他的兒子王旦、孫子王素,後來果然位及公卿。蘇軾以「鬱鬱三槐,惟德之符」,盛讚王氏;認為其子孫之所以能得厚報,實乃先人之德澤有以致之。下聯求鯉二字則為二十四孝中,臥冰求鯉,以治母病之嘉德懿行。不惑之年,才領悟門聯深意,也才瞭解到父親張貼對聯時的內心世界:希望子女能忠孝傳家,不辱門風。而今父親已經辭世,蹣跚於槐花盛開的家園,風木之思,溢滿情懷。
[ 前有照,後有靠,左右抱],這是中國人宅院設計的風水觀,植槐堂亦不例外。它前有清池映照,後有茂林修竹圍繞。形似橢圓的池塘,是滌衣淨蔬、群鴨戲水、游魚弄月之所。多少童年舊事,與之息息相關;印象最深的大概是趕鴨回寮的苦差事了。站在池岸,一邊大聲吆喝,一邊以石塊丟擲水面,以控制鴨的游向,逼牠打道回府;可是牠們在寬闊的水域上,或無動於衷,或忽左忽右的亂游一氣,往往至夕陽西沈,仍是奈牠莫何。最後只好躍入水中,在後方包抄;水深及胸,腳蹬濘泥;用力揮動雙手,濺起水花,以驚嚇群鴨;幾番折騰,終於將牠們趕入圍籬,回家交差。

3B.JPG


池中養有鯽魚、鯉魚、蝦等,需用時撒網撈捕,不論是清燉或煎炸,皆鮮嫩可口,大快朵頤。竭塘而漁,則是年度盛事。先是放掉池水,然後全家大小,帶著家裡所有可用的工具或容器,在池中撈魚;水紋動處,一個畚箕橫掃過去,必有魚獲。倖獲大魚時的驚呼聲,此起彼落,一腳沒踩穩的摔跌慘狀,會招來全池的哄笑;沒有工具的小孩,則徒手翻掀爛泥,抓泥鰍、撿河蚌,玩得不亦樂乎!半天的人、泥、魚大戰,弄得大家精疲力盡,滿載而歸。 

然而,隨著農業的式微,年輕人口的外移,再也沒有人關心這口池塘了;池中的淤泥,日積月累,愈積愈厚。先是江江鹹草蔓生,後是蘆葦入侵,再來有人種茭白筍,整個水域變成了沼澤;靠風傳播種子的水柳,這些年成了沼澤地的優勢物種,它霸地繁生,池泥已快淤成陸地了。滄海桑田之變,就在堂前!
植槐堂的左側,有十餘株油加利樹,右側及後方則有相思林護衛著大片竹叢。挽空籃拾竹殼,砍枯木劈枝條,掃落葉積堆肥,是假日的例行工作。用竹殼生火,以枯枝為燃料,施堆肥來種菜,物物有用,各有所歸,人與自然的關係多和諧啊!
仲夏之日,午飯過後,就在林蔭下舖蓆小憩;涼涼的地氣,散去淋漓的汗滴,微微的清風,輕拂燥熱的體軀;在沒有電扇可吹的年代,這兒還是天然冷氣,全天開放!一覺睡起,總是通體舒暢,疲累全消。
夕陽西下,日薄崦嵫,是林間景緻最好的時分。金黃色的餘暉,映照於綠色的枝葉,色調之柔,真是美不勝言;枝葉間有蟬兒高唱,歸鳥雀躍,「一葉尚且迎意,蟲聲有足引心」,大概就是斯情斯景吧。那輪暈黃落日,好大好圓;縷縷炊煙,裊裊升空;二者同時進入眼簾,簡直就是「大漠孤煙直,黃河落日圓」的縮版啊!負手而立,常是渾然忘我,欲辯忘言。 

3c.jpg


可是,為了居家的需要,油加利、相思林、綠竹叢,在整地建屋時消失了。巨大的怪手,左一揮、右一掃、下一鏟,不管是大樹還是竹叢,通通應聲而倒。然後是一把火,燒去了所有的枝幹殘軀!從此,再也沒有欣賞「景翳翳以將入」的林間;圓圓的落日,也只好孤寂的、生硬的嵌在遠遠的大廈之顛!
一屋之覆,引來多少舊事重上心頭。但願幾筆墨痕,些許字語,能為行將如烏衣巷、朱雀橋般走入歷史的植槐堂,留下雪泥鴻爪,人事滄桑。

 

 

pietree033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